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概况 >

2018MBA联考写作资料:那些道理小故事

文章出处:新浪教育 人气:发表时间:2017-11-06
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文无关

苍蝇的办法

美国康奈尔我们的教授三好威克做过一个实验,把几只蜜蜂放进一个平放的瓶中,瓶底向光;蜜蜂们向着亮光不断受阻,终究停在亮光的一面,岌岌可危;然后在瓶子里换上几只苍蝇,不到几分钟,一切的苍蝇都飞出去了。原因是它们多方测验——向上、向下、向光、背光,一方不通,当即改变方向,尽管免不了屡次受阻,但终究总会飞向瓶颈,信口开河。威克教授由此总结说:“横行无忌总比束手待毙高超得多。”

裙子带来的创意

罗特是美国一家制瓶厂的工人。他有一位女友,身段健美且喜好装扮。有一天,女友穿了一套膝盖上面部分较窄,腰部显得很有魅力的裙子。在路上,人们一再回头赏识着这条裙子。

罗特也留意起这条裙子来了。他越看越觉得线条美丽。他立刻联想到,要是制成这条裙子形状的瓶子或许销路不错。想到这儿,他立刻回身跑了回去,连声“再会”也没说。女友也感到非常古怪,骂了一声“神经病”就单独回去了。罗特回到住处就在图纸上画了起来。通过实验,这种瓶子不只漂亮,并且里边的液体看起来比实践重量多。

不久,美国可口可乐公司看中了这种瓶子,以600万美元的高价收买了这项专利权。

玫瑰的寓言

一个男人患了绝症,有生之日已不多。为了酬谢妻子的真情,也为了安慰自己的心灵,他决定向妻子率直埋在心里五年的一段隐私:

“你得先容许我,不管此事多么损伤你,你都要宽恕我。”

妻子眼里登时噙满泪水,便咽着点了允许。

男人摊开手掌,出现一朵干燥红玫瑰。他慢慢说出了一段往事。本来五年前他和一女子好过,这玫瑰就是分手时她留下的。没等说完,夫妻俩就抱头痛哭起来。

这之后,妻子对男人愈加温柔体贴了。男人如释重负。

后来,男人的生命发生了奇观般的改变,他的病况得到了操控,日子又归于安静。但在安静的日子里,妻子想起那朵玫瑰,越想越咽不下去。

一般而巨大

大连市公交轿车联运公司702路422号双层巴士司机黄志全,在行车途中俄然心脏病发生。他在生命的终究一分钟,强忍着自己的苦楚,做了三件事:

——把巴士慢慢地靠向路旁边,并用终究的力气拉下了手动刹车闸;

——把汽控车门翻开,让乘客顺次安全地下了车;

——将发动机平息了,保证了巴士和乘客的安全。

黄志全极端艰难地做完了这三件事,然后才趴在方向盘上中止了呼吸。

就这样,一名一般而一般的公交司机,在自己生命终究一分钟里亿所做的或许并不惊天动地的三件事,却让现场许多人哭了。

至今,人们都记住了黄志全的姓名。

魔由心生

有一位和尚,每次坐禅都错觉有一只大蜘蛛跟他捣蛋,不管怎样赶也赶不走,师父就让他坐禅时拿一支笔,等蜘蛛来了在它身上画个记号,看它来自何方。和尚照办了,在蜘蛛身上画了个圆圈,蜘蛛走了,他安定入定了。

和尚做竣工一看,那个圆圈就在他自己的肚子上。

绝妙的答复

师傅想拿学徒开开心,就叮咛学徒说:“卡尔,你拿这个罐子去给我们打啤酒来!”

“师傅,拿钱来!”

“要用钱的话,哪个白痴还不会打啤酒?快去吧!”

学徒去了。他知道这是师傅在刁难自己,这可怎样办呢?他思前想后,想出了一条妙计。

几分钟后他回到师傅跟前,把空罐子递给师傅。“您痛快地喝吧,师傅!”

“你这蠢驴,这罐子是空的!”

“对不住了,师傅。罐子要是装满啤酒的话,哪个白痴又不会喝呢?”

师傅在聪明的卡尔面前哑口无言了。

爱的奇特

这是一个发生在美国黑人贫民窟的实在故事。

一位大学教授带着他的学生来到这儿搞查询研究,其间有一个课题是对该区200名黑人的孩子的出路作猜测。学生们都很仔细,不久陈述都出来了,定论令人懊丧:200名孩子简直无一例外地被以为“一无可取”、“无所作为”、“毕生碌碌”等等。

四十年后,老教授早已逝世,他的继任者从档案里发现了这份陈述,好奇心唆使他来到当年的黑人贫民窟。他惊讶地发现:当年被查询的200名孩子中,除了20个已脱离故地、无从查找外,其他的180名孩子大多数都获得了适当的成功,他们之中不乏银行家、商人、大律师和优异运动员。这一切,他们都说最该感谢的是当年的一位小学教师。

继任者找到了当年的小学教师,此刻她已是暮年晚年了,吐字不太清楚,可有一句话任何人都听得懂:“我爱这些孩子。”

只识背影

北宋时,宰相王旦有个马夫,为他赶了五年马车,执役期满向王旦告辞,王旦竟不认识他。等马夫回身走时,王旦却立刻叫出了他的姓名,并念他赶车勤劳,给了他丰盛的恩赐。本来,这个马夫素日只知赶车,正脸都难露一下,王旦只了解他的背影,所以见到他的脸面时反倒不认识了。待马夫回身出去,那了解的背影,很快唤起了他的回想。

在我们现实日子中,的确有一大批静静诚笃劳作、不求闻达的人。他们心爱而又一般,无声无息地繁忙在日子的某个角落里,专心扎到作业傍边。人们看不到他们的正面露脸,看到的永远是他们繁忙的身影。他们也从未把头从作业中抬起来,去出头露面,赢得场面上的喝彩。

毛毛虫实验

法国科学家约翰·法伯曾做过一个闻名的“毛毛虫实验”。

这种毛毛虫有一种“跟随者”的习性,总是盲目地跟前面的毛毛虫走。法伯把若干个毛毛虫放在一只花盆的边际上,首尾相接,围成一圈;花盆周围不到六英寸的当地,撒了一些毛毛虫喜欢吃的松针。毛毛虫开端一个跟着一个,绕着花盆,一圈又一圈地走。一个小时过去了,一天过去了,毛毛虫还不停地坚韧地团团转。一连走了七天七夜,终因饥饿和精疲力竭而死去。这其间,只需任何一只毛毛虫略微异乎寻常,便当即会过上更好的日子(吃松叶)。

信仰

有一年,一支英国探险队来到了撒哈拉沙漠的某个区域。在苍茫的沙海里负重行进,阳光下,漫天飘动的风沙像炒红的铁沙一般,扑打在探险队员的脸上。

品喝似炙,心急如焚——我们的水都没有了。

这时,探险队长拿出一只水壶,说:“这儿还有一壶水。但穿越沙漠前,谁也不能喝。”

一壶水,成了穿越沙漠的信仰的源泉,成了求生的寄予的方针。

水壶在队员手中传递,那沉甸甸的感觉使队员们接近失望的脸上,又显露出坚决的神色。

终究,探险队坚强地走出了沙漠,挣脱了死神之手。我们喜极而泣,用哆嗦的手拧开那壶支撑他们精力和信仰的水——慢慢流出来的,却是满满的一壶沙!

本文选自新浪博客,点击。

小编注:本文为转载新浪博客文章,观念只代表作者自己,不能代表新浪态度,新浪尊重原创。

责任编辑:实习生沐阳

推荐产品